青岛啤酒(00168)的威士忌你喝吗?

  2月26日,青岛市政府决定,免去樊伟的青岛啤酒(00168)总裁、董事职务。

  一天后,失去总裁的青岛啤酒召开了第九届董事会2020年第二次临时会议。会议通过了“复星系”的石琨成为非执行董事的议案。并且修改了公司章程:增加关于饮料,威士忌,蒸馏酒,预包装食品等内容。

  2月28日,樊伟向董事会递交辞呈。然后,青岛啤酒向外界给出回应:这是正常退休。

  总裁下课、董事会洗牌、经营即将多元化,这些信号无一不在例证,此刻的青岛啤酒,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
  过去十年中啤酒企业的状况,只能用“风雨飘摇”来形容,这张啤酒企业的股价图能够说明。

  无论是世界啤酒巨头百威英博,还是中国强势本土品牌青岛啤酒和燕京啤酒,它们股价最终落脚点都惊人的相似:

  啤酒公司股价不振的底层原因其实只有一个,就是需求低迷:中国啤酒年产销量从高峰时的5000万吨,降到了2019年的3800万吨。

  啤酒销量下滑的风险不可忽视,产能带来的成本是刚性的,而销量缩水带来了营收的下降。一面是收入下降,一面又是成本不变,两者叠加自然压缩了利润率,进而让青岛啤酒的净资产收益率直线年,青岛啤酒的净资产收益率就从16%跌到近8%,也从消费品王者变成了平庸的同质化消费品公司。

  在中国,10年前曾是啤酒消费主力的中国男性,现在逐渐进入了35-55岁的中年阶段;从人口结构图上可以看出,本应承接这部分消费力的新生代青年男性数量断崖下跌,只有高峰期的60%左右。

  也就是说,青岛啤酒过去十年的衰退命运不是结束,而是刚刚开始,仅从人口结构的断崖下跌来看,啤酒销量的进一步缩水已经是确定的结局。

  a1/1新闻搜索相关新闻铜掌柜法人投案自首 杭州今年又一家网贷平台涉非吸被查(2020-03-14 22:07:03)